产品分类

产品搜索

娃独自下车被牵走:李俊贤:带领中国火箭推进剂从无到有_ ### _ #

  “796燃料是一种硝酸酯的化合物,危险系数很高。当时我们院没有防爆实验室,但是李院士带头做实验。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如果国家需要,我们就做’。” 创新离不开担当,在黎明化工研究设计院教授级高工薛金强看来,李俊贤就是这样一个勇创新,敢担当的人。

  “要搞就搞世界一流的,还是要生产796燃料,延误工期我负责!”李俊贤在一次专门会议上大胆拍板。

  向“世界一流“ 出发

  责编:谢源

  李俊贤和夫人丁大云1959年结婚,已共同走过近60年,生活十分简朴。书柜、铁架子床、缝纫机,都是从青海带来的,是跟随老两口几十年的老物件。

   *** 消息:从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传出的东方红乐曲响彻寰宇,到神舟系列飞船把中国人的足迹带上太空,再到探月工程的“嫦娥之旅”,李俊贤和他的同事们研制的推进剂,提供巨大能量,让一个个飞天梦成为现实。

  就是这样两位节俭的老人,却在培养人才和公益上不吝千金。

  1928年李俊贤出生在四川省眉山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里,靠着宗祠的接济艰难求学。贫困的生活、艰难的求学经历、母亲的言传身教对李俊贤的成长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使他从小就萌发“干事业”的想法。

  “很多人问捐这么多钱心不心疼?真的不会啊!留下的钱,自己够花就可以了。钱能够用来培养更多的人才、帮助更多的困难职工,这更值当。”李俊贤说,“我最关心的是人才,我希望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把我们的事业再往前推一步。”

  1970年,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发射升空,用的就是李俊贤团队研制的偏二甲肼。后来,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及多种型号 *** 发射和“神舟”系列飞船升空,使用的也是偏二甲肼。

  按规定,李俊贤外出,单位可以派车接送,可他为了节俭,只要时间允许,总是乘公共汽车。办公室为他订阅的报纸,他下班带回家看后,上班时依然带回办公室,以便单位集体回收。

  “培养更多人才“更值当

  今年七一前不久,李俊贤和夫人以两名普通共产党员的身份,向所在工作单位捐出省吃俭用积攒的300万元,用于设立博士创新基金和困难帮扶基金。

  李俊贤在青海一待就是16年。其间,在他的带领下还成功研制出性能指标追赶世界先进水平的鱼雷推进剂——796燃料。

  在资料不足、经验缺乏的情况下,李俊贤和团队反复试验摸索,最终成功研制出特殊燃料偏二甲肼,并远赴青海筹建黎明化工厂,建造中国第一套制备偏二甲肼装置。

  796燃料项目1978年荣获全国科学大会奖励。这一成果,为国家避免了过渡性型号鱼雷的研制,节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也把我国先进鱼雷研制的时间表提前了3年。

  化工厂建在一个山沟里,条件极为艰苦,吃的是盐水煮蚕豆、青稞粉,住着干打垒,睡着大通铺。李俊贤带领团队以“誓将卫星送上天”的豪迈气概克服重重困难,用一年半时间,完成了装置的安装、试车、完善和投产工作,保证了我国国防和航天部门的急需。

  李俊贤是我国火箭推进剂创始人之一、聚氨酯工业奠基人之一、中国工程院院士。

  当时,为赶工期,惠工租房,有人提出先用国内已生产的硝酸异丙酯来研制新一代鱼雷,但李俊贤深知796燃料在航程、航速上要比硝酸异丙酯快一倍以上,一旦将硝酸异丙酯用于鱼雷,就意味着中国鱼雷要远比世界先进鱼雷落后一代。

  胸怀“ *** 报国”情怀

  “那个时候,一般见面不谈困难,谈什么呢?大家就是说完成没有完成啊,主要就是想怎么样把国家急需的东西搞出来,都希望越快越好,为国家争口气。”李俊贤回忆道。

  1950年,李俊贤从国立中央技艺专科学校毕业,即赴东北化工局工作。1960年初,组织上抽调32岁的李俊贤到北京化工研究院,加入高能推进剂研制队伍,自此,他与我国火箭推进剂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